現世報丶不是不報時辰未到

漢書卷40、張王陳周傳第十

周勃是劉邦在江蘇沛縣的同鄉,周勃和陳平在呂后死後,殺了呂氏一族,重新擁立劉邦四子文帝劉恒,立了大功,封為絳(ㄐㄧㄤˋ)侯。周亞夫是周勃小三的兒子, 孝文帝十一年丶西元前169年, 周勃死後,哥哥周勝之繼承絳侯之位,周亞夫只有在一旁流囗水的份。沒想到,命理老師許負「 註四」卻十分看好周亞夫,她説:「 你三年後繼承侯位。之後八年,出將入相,大權在握,一人之下、萬人之上。九年後餓死。」,周亞夫笑笑地不以為然,沒想到,三年後,哥哥周勝之真的因爲被公主老婆嫌棄獲罪而死,許負其他預言之事竟然也一一應驗。這許負不是別人,在秦末項羽、劉邦相爭時,魏王豹原本站在漢這一邊,許負曾替魏王豹的薄姬看了相後、說:[會生天子!],魏王豹以為自己將一統天下,就此保持中立,因此改變了項羽、劉邦爭霸的結果。之後,劉邦派曹參打敗魏豹,薄姬到織布房工作,被劉邦看上納入後宮丶生下漢文帝,可見許負看相的功力「註五」。這一段經過原文見

漢書卷40、張王陳周傳第十

亞夫為河內守時,許負相之:「君後三歲而侯。侯八歲,為將相,持國秉,貴重矣,於人臣無二。後九年而餓死。」亞夫笑曰:「臣之兄以代父侯矣,有如卒,子當代,我何說侯乎?然既已貴如負言,又何說餓死?指視我。」負指其口曰:「從理入口,此餓死法也。」居三歲,兄絳侯勝之有罪,文帝擇勃子賢者,皆推亞夫,乃封為條侯。

漢書卷40、張王陳周傳第十

勃復就國,孝文十一年薨,諡曰武侯。子勝之嗣,尚公主不相中,坐殺人,死,國絕。一年,弟亞夫復為侯。

文帝後元六年丶西元前158年,因為匈奴大舉入侵,漢文帝派軍隊駐守霸上丶棘門丶細柳三地,一日,文帝私下視察三地,到了霸上及棘門,車隊長驅直入軍營,到了細柳,不但被擋在軍營外,必須要派人拿著符節上報周亞夫丶説明來意:「皇帝要勞軍」,軍營大門才打開,入門後更被要求:「不可快馬加鞭在軍中奔馳」,到了中軍,將軍周亞夫只是打恭作揖,並説:「穿著軍服不下拜,請以軍禮相見」,文帝立刻知道周亞夫之能,將其升為中尉(警政署長),統理霸上丶棘門丶細柳三地軍隊。在文帝將死之時,告戒太子漢景帝:「 若有急事,可任周亞夫為主將」,原文見漢書卷40、張王陳周傳第十:

文帝後六年,匈奴大入邊。以宗正劉禮為將軍軍霸上,祝茲侯徐厲為將軍軍棘門,以河內守亞夫為將軍軍細柳,以備胡。上自勞軍,至霸上及棘門軍,直馳入,將以下騎出入送迎。已而之細柳軍,軍士吏被甲,銳兵刃,彀弓弩,持滿。天子先驅至,不得入。先驅曰:「天子且至!」軍門都尉曰:「軍中聞將軍之令,不聞天子之詔。」有頃,上至,又不得入。於是上使使持節詔將軍曰:「吾欲勞軍。」亞夫乃傳言開壁門。壁門士請車騎曰:「將軍約,軍中不得驅馳。」於是天子乃按轡徐行。至中營,將軍亞夫揖,曰:「介冑之士不拜,請以軍禮見。」天子為動,改容式車。使人稱謝:「皇帝敬勞將軍。」成禮而去。既出軍門,群臣皆驚。文帝曰:「嗟乎,此真將軍矣!鄉者霸上、棘門如兒戲耳,其將固可襲而虜也。至於亞夫,可得而犯邪!」稱善者久之。月餘,三軍皆罷。乃拜亞夫為中尉。

文帝且崩時,戒太子曰:「即有緩急,周亞夫真可任將兵。」文帝崩,亞夫為車騎將軍。

文帝後元七年丶西元前157年,在西元前180年23歲即位的文帝駕崩,得年46歲。景帝在西元前157年六月初九(丁未)即位。

三年後,在景帝三年丶西元前154年, 吳丶楚造反,是歷史上有名的七國之亂,景帝想起老爸臨終遺言,立刻任命周亞夫以中尉(警政署長)代行太尉(參謀總長)之職,率軍往東攻擊吳丶楚,並且上奏朝廷:「希望未來能以梁國為餌,牽制吳丶楚,絕其補給線, 這樣七國之亂可以很快平定」,景帝批准了周亞夫的奏章,原文見漢書卷40、張王陳周傳第十:

孝景帝三年,吳楚反。亞夫以中尉為太尉,東擊吳楚。因自請上曰:「楚兵剽輕,難與爭鋒。願以梁委之,絕其食道,乃可制也。」上許之。

景帝不但准了周亞夫之請,更正式下令,派遣太尉亞夫、大將軍竇嬰共同帶兵平亂,同時斬了提案削諸侯封地的晁錯以謝七國「註六」。原文見漢書卷五、景帝紀第五:

吳王濞、膠西王卬、楚王戊、趙王遂、濟南王辟光、菑川王賢、膠東王雄渠皆舉兵反。大赦天下。遣太尉亞夫、大將軍竇嬰將兵擊之。斬御史大夫晁錯以謝七國。

周亞夫先領兵至兵滎陽。這時吳王濞正在攻梁國,梁孝王急了,向朝庭請救兵,照理說,景帝之前已經批准以梁國為餌牽制吳丶楚的戰略,應該告訴梁孝王,請他堅守,沒有想到, 景帝竟然下詔派周亞夫救梁,周亞夫沒去營救,反而堅壁不出,並派出輕騎兵弓高侯等,斷絕吳楚兵的補給線,吳丶楚因沒飯吃而大亂,周亞夫出精兵追擊,大破吳王濞,一舉平亂。 需知,梁孝王是母親竇太后的手中寶丶心頭肉,周亞夫就此得罪了梁孝王及其母竇太后的竇氏一家「註四」。雖然, 景帝為了奬勵周亞夫(倒不如説安撫其軍權在握),回復太尉官職,任命周亞夫為太尉。原文見漢書卷40、張王陳周傳第十:

亞夫至,會兵滎陽。吳方攻梁,梁急,請救。亞夫引兵東北走昌邑,深壁而守。梁王使使請亞夫,亞夫守便宜,不往。梁上書言景帝,景帝詔使救梁。亞夫不奉詔,堅壁不出,而使輕騎兵弓高侯等絕吳楚兵後食道。吳楚兵乏糧,飢,欲退,數挑戰,終不出。夜,軍中驚,內相攻擊擾亂,至於帳下。亞夫堅臥不起。頃之,復定。吳奔壁東南陬,亞夫使備西北。已而其精兵果奔西北,不得入。吳楚既餓,乃引而去。亞夫出精兵追擊,大破吳王濞。吳王濞棄其軍,與壯士數千人亡走,保於江南丹徒。漢兵因乘勝,遂盡虜之,降其縣,購吳王千金。月餘,越人斬吳王頭以告。凡相守攻三月,而吳楚破平。於是諸將乃以太尉計謀為是。由此梁孝王與亞夫有隙。

歸,復置太尉官。五歲,遷為丞相,景帝甚重之。

太尉(參謀總長)一職掌全國軍權丶很敏感,是從漢高祖以來就一直想要消滅的職位。其實,周亞夫之父周勃原本官職就是太尉(漢高祖劉邦11年丶西元前196年),但是後來劉邦就取消了太尉官職,到了惠帝六年丶西元前189年,太尉官職回復了,又是周勃,這時劉邦已死,是呂后當權,她回復太尉的真正目的是要讓自己的弟弟呂祿掌握軍權,所以周勃是個虛位太尉,但是這虛位太尉又立了大功,呂后一死丶周勃擁立孝文帝成功,孝文元年丶西元前179年,文帝即位後只好明升暗降周勃為右丞相,並把握有軍權的太尉之職移給小腳色灌嬰, 孝文二年丶西元前178年,又把太尉之職廢了,自此過了24年,才又不得已任命周亞夫為太尉,五年後升周亞夫為丞相,同時把太尉之職又廢了,這太尉一職到漢武帝時改為大司馬才真正壽終正寢。原文見漢書卷19丶百官公卿表第七:

高帝11年,絳侯周勃為太尉,後官省。

惠帝六年丶絳侯周勃復為太尉,十年遷。

孝文元年丶十月辛亥,右丞相平為左丞相,太尉周勃為右丞相,八月辛未免。

孝文元年丶十月辛亥,將軍灌嬰為太尉,二年遷,官省。

景帝三年丶西元前154年,中尉周亞夫為太尉,五年遷,官省。

太尉,秦官,金印紫綬,掌武事。武帝建元二年省。元狩四年初置大司馬,以冠將軍之號。

這個周亞夫和自己的父親一樣, 在孝景帝七年丶西元前150年由太尉被明升暗降為丞相,而且太尉之職又廢了,周亞夫應該有所緊覺,可是,他卻不知不覺。當時的太子是栗夫人的兒子劉榮,漢景帝的姊姊長公主嫖暗中與後來的王皇后串通,計劃廢了漢景帝原來立的栗姬所生的太子,以便立王皇后之子漢武帝時(之後再將長公主嫖的女兒嫁給武帝)「註一」,時任景帝丞相的周亞夫竟然頭腦壞掉,反對景帝廢了栗姬所生的太子。這麼一來,可是大大地得罪了竇氏一族,並且漢景帝也利用這個為藉口,趁機疏遠周亞夫,原文見漢書卷40、張王陳周傳第十

上廢栗太子,亞夫固爭之,不待。上由此疏之。

壓垮周亞夫的最後一根稻草是在漢武帝之母王皇后上位後,景帝姊姊長公主嫖的女兒也嫁給了武帝,景帝丶長公主嫖之母竇太后當然想進一步鞏固王皇后家族,所以就叫漢景帝「立王皇后兄王信為侯」,但是漢景帝並不願意,因為竇氏一族力量太大「註一」,因此就推托:「我找丞相商量」, 儍儍的周亞夫竟然搬出:「高帝約『非劉氏不得王,非有功不得侯。不如約,天下共擊之』」這種白痴瘋話,説道:「王信雖然是皇后兄長,但是無軍功,若侯之,違反高祖的約定」云云,漢書上有「上默然而沮ㄐㄩˇ」一句,沮是沮喪,好像是「只得作罷」的意思,史記上是「景帝默然而止」比較合乎當時的時空,也就是說,景帝一聽到周亞夫這笨蛋反對「立王皇后兄王信為侯」,正中下懷,就不接話,回頭,馬上去報告自己那麻煩的老媽竇太后:「丞相周亞夫反對」,當然少不了搬出周亞夫所説的「高帝約『非劉氏不得王,非有功不得侯。不如約,天下共擊之』」這種白痴瘋話,這麼一來,景帝成功利用周亞夫阻擋了竇氏勢力擴張,也讓周亞夫得罪了漢武帝及其背後的王氏丶竇氏,間接削弱周亞夫丶王氏丶竇氏三方合作的可能性,達到領導者最愛的權力平衡, 原文見漢書卷40、張王陳周傳第十:

竇太后曰:「皇后兄王信可侯也。」上讓曰:「始南皮及章武先帝不侯,及臣即位,乃侯之,信未得封也。」竇太后曰:「人生各以時行耳。竇長君在時,竟不得封侯,死後,乃其子彭祖顧得侯。吾甚恨之。帝趣侯信也!」上曰:「請得與丞相計之。」亞夫曰:「高帝約『非劉氏不得王,非有功不得侯。不如約,天下共擊之』。今信雖皇后兄,無功,侯之,非約也。」上默然而沮。

由後人看歷史, 廢皇太子榮為臨江王丶 罷太尉官丶 立膠東王徹為皇太子根本是同時發生的,也就是說這是景帝的「既定政策」 ,漢書卷五、景帝紀第五:

七年冬十一月庚寅晦,日有蝕之。春正月,廢皇太子榮為臨江王。二月,罷太尉官。夏四月乙巳,立皇后王氏。丁巳,立膠東王徹為皇太子。賜民為父後者爵一級。

這麼三搞兩搞,一個平定七國之亂的大英雄周亞夫逐漸成了狗熊,朝廷上人人皆知,只有周亞夫一人仍在夢中, 這就是景帝該下手的時候了。一天,景帝召亞夫進宮賜食。只放了一塊肉,無切肉的刀叉,也沒有筷子。這意思是「你只是我養的一條狗,不配像人一樣用筷子吃飯,只能把肉拿起來啃」,十分侮辱周亞夫,周亞夫氣呼呼地向侍者要筷子,景帝不慌不忙地笑著説:「有得吃還不滿足?」,雖然周亞夫馬上免冠陪謝, 景帝説:「算了,你退下吧!」,如果這時周亞夫能言辭肯切地跪地求饒,説不定能有條活路,沒想到他是氣呼呼地走了,可能他仍陶醉在「自己是平定七國之亂的大英雄」角色中, 景帝只説了:「 此鞅鞅,非少主臣也!」,就定下了周亞夫的命運。原文見漢書卷40、張王陳周傳第十:

頃之,上居禁中,召亞夫賜食。獨置大胾,無切肉,又不置箸。亞夫心不平,顧謂尚席取箸。上視而笑曰:「此非不足君所乎?」亞夫免冠謝上。上曰:「起。」亞夫因趨出。上目送之,曰:「此鞅鞅,非少主臣也!」

終於,在景帝中七年丶西元前143年,周亞夫下獄死,原文見漢書卷27、五行志第七:

景帝中六年三月,雨雪。其六月,匈奴入上郡取苑馬,吏卒戰死者二千餘人。明年,條侯周亞夫下獄死。

但是短短的「下獄死」三字十分詭異,也不是審判有罪受什麼刑而死,倒底,是怎麼弄死周亞夫的?是誰弄死他的?

中元節到了,周亞夫之子買了五百件皇家殉葬的鎧甲盾牌準備拜拜,景帝就找來司法院長(廷尉)指揮檢察官問訊,沒想到周亞夫不回答,這麼一來,別人也拿他沒轍,畢竟他曾經是統領三軍丶平定七國之亂的 太尉(參謀總長),又是現任行政院長(丞相)。 原文見漢書卷40、張王陳周傳第十:

居無何,亞夫子為父買工官尚方甲楯五百被可以葬者。取庸苦之,不與錢。庸知其盜買縣官器,怨而上變告子,事連汙亞夫。書既聞,上下吏。吏簿責亞夫,亞夫不對。

景帝一看,只好自己出來罵周亞夫:「 不再用他了」,這時下面的人才敢動手,即便如此, 司法院長丶檢察官只敢問:「為什麼買鎧甲盾牌?準備造反?」,周亞夫義正辭嚴地回答:「這些都是殉葬用的」,這曾經統軍的將領一吼,檢察官也就問不下去了。沒想到自有那小人敢下重手,這就是一旁的書記官(吏),他竟然接口説:「你縱然在活著的時候無法造反,卻想在死後到地下陰間造反?」,這根本是明擺著「入人於罪」,這個書記官(吏)就是趙禹。 最後周亞夫果然如命理老師所說的,在獄中五天沒飯吃而餓死。 原文見漢書卷40、張王陳周傳第十: 

上罵之曰:「吾不用也。」召詣廷尉。廷尉責問曰:「君侯欲反何?」亞夫曰:「臣所買器,乃葬器也,何謂反乎?」吏曰:「君縱不欲反地上,即欲反地下耳。」吏侵之益急。初,吏捕亞夫,亞夫欲自殺,其夫人止之,以故不得死,遂入廷尉,因不食五日,歐血而死。國絕。

弄死周亞夫的趙禹是漢朝有名的酷吏「註二」, 趙禹曾經是周亞夫的手下,周亞夫任行政院長(丞相)時,就看出來趙禹的本性,所以不升他。 趙禹一直懷恨在心,終於,在景帝要作掉周亞夫時得到報仇的機會。

可憐那曾經手握全國軍權丶不可一世的太尉(參謀總長)丶行政院長(丞相)因為無意中得罪了小人趙禹,遭到報復,真所謂,現世報丶不是不報時辰未到。

「註一」 漢景帝的姊姊長公主嫖暗中與後來的王皇后串通,廢了漢景帝原來立的栗姬所生的太子,詳見漢書志大才輸卷五、景帝紀第五,老而不死竇太后 大權旁落之始

「註二」趙禹是漢朝有名的酷吏及幫景帝要作掉周亞夫種種, 詳見漢書志大才輸卷90、酷吏傳第60,一意孤行是假丶奉承上意是真

「註三」景帝餓死周亞夫,詳見史記爆料卷57、 絳侯周勃世家,功高震主、周勃憋死、周亞夫餓死

「註四」 命理老師許負事蹟,詳見史記爆料卷124、遊俠列傳,命理老師遺害子孫

「註五」許負曾替魏王豹的薄姬看相,詳見史記爆料卷49 外戚世家,漢文帝是一夜情的產物

「註六」斬了提案削諸侯封地的晁錯以謝七國,詳見史記爆料卷106、吳王濞列傳,景帝夠狠

漢書志大才輸目錄: 漢書丶目錄

現世報丶不是不報時辰未到( 漢書卷40、張王陳周傳第十):2018-08-04星期六

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: